社区“微基金”,撬动“大共享”

首页

2018-11-27

新华日报记者鹿琳不久前的一天上午,南京市莫愁湖街道文体社区活动室里,传出阵阵抑扬顿挫的朗读声,这是文体学堂朗读班正在上课。

每周四上午,17名社区居民学员准时集中,聆听南京市第五幼儿园教务处主任肖云莉的讲课。 我们参加这个学堂,一分钱学费不用掏!课间休息时,家住康福村15栋55号的殷卫红爽朗地说。

从南京家具总厂退休后,她的生活一度十分单调,成天围着孙子转。 去年9月,她和一帮老伙伴捣鼓了一个提案,在社区成立文体学堂,下设广场舞、朗读、柔力球等班级。

我们的提案获社区决议会23名成员全票通过,我发起的朗读班还获得990元社区微基金支持,这笔钱用于购买小话筒和做活动相册。

设置微基金,是根据文体社区现实情况想出的办法。 该社区下辖文体西村、康福村、利民村等5个小区,全部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,缺少物业管理。

居民多为退休职工、下放回宁知青、支援三线建设的老军工人员及征地农民。

因为基础设施落后、缺乏管理,社区曾经矛盾丛生,居民怨气挺多。 我清楚记得有一年搞文明创建时,有位居民看到机关干部正扫大街,哗啦就把垃圾倒在刚扫完的马路上,说我们搞形象工程。

文体社区社工高李秀回忆道。

居民不信任社区,矛盾如何得解?老百姓觉得我们做得不好,那就让他们提意见、也试着做一做。

文体社区党委书记吕欢说,当时萌生了一个朴素想法,就是让居民参与社区事务和社会治理。 这样一来,或许一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;就算解决不了,也能让居民理解社区的难处。 居民自治,钱从哪里来?虽然区政府每年都有为民服务专项资金,但一个小项目从立项到批复,时间往往拉得很长,社区自身又没有造血功能,于是我们找到辖区单位结对帮扶。 文体社区居委会主任杨鲁宁介绍,社区党委每年向辖区单位募集,最初汇丰银行为社区注入10万元,近年来建邺区法院和省发改委也加入共建,资金由街道财务统一管理。

自2014年起,社区账户每年维持在10万元左右,支出在2万元左右,每笔支出数额都不大,因此被称为微基金。

既然是大家的钱,怎么用就得大家说了算。

文体西村居民王金梅回忆,2014年夏天,社区曾进行一次选举,5个小区89个楼栋,每栋楼由居民投票选举一名楼栋长,组成社区议事会;再由89名议事代表选举产生23名居民组成决议会,前后耗时3个月。 社区每月召开一次决议会,我们可单独也可联名提出提案,陈述申请微基金具体用来做什么。

决议会若有疑问,对提案进行补充后再提交,没有疑问就投票表决。 2015年3月,社区周岁老人生日会,支出6863元;2016年5月,社区举行掼蛋比赛,支出780元;2017年5月,成立社区K歌俱乐部,支出226元……在吕欢的办公桌上,有一本记录微基金支出的清晰台账。

这些大大小小事,都是居民提出的。 2014年8月至今,决议会通过居民提案27件,共使用微基金元。 决议会如今运行良好,其实这中间历经较长时间磨合。 最初开会时,很多人随意打断别人讲话、发言跑题,意见不统一甚至能当场吵起来。 两届决议会成员张龙英说,后来社区制定了议事规则,多次邀请南京邮电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副教授崔效辉前来授课,还组织人员去秦淮区、玄武区等一些社区交流参观。

大家慢慢知道了先表明立场再阐释理由等参事议事规矩,也学会了如何衡量提案质量。

微基金撬动居民自治,居民自组织越来越多了。 像文体学堂一个个班级,最初需要社区规定活动时间、场地,现在多数班级已有团队骨干,并实现了自我管理,课堂外还自发组织活动。

入驻文体社区的南京惠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王怡雯说,朗读班已开了3期,同学们还约定一起去婺源踏秋。 社区的决策更科学了。 以前我们摸不准老百姓的需求,做了很多吃力不讨好的事。 一个个微项目,传递的才是老百姓最真实的需求。 吕欢举例说,社区曾免费装晾衣架,以为是方便居民,反而被认为是不实用的花架子;如今家家户户有电视,可2014年就有居民提出用微基金设置阅报栏,这4年来还颇受欢迎。 微基金不求规模多大,但求解决实际问题。 杨鲁宁说,社区自治是润物细无声的过程,文体社区用微基金解决事关老百姓美好生活的关键小事,旨在探索适合老旧小区的自己提想法、自己做决定、自己调矛盾、自己享成果的社区治理新模式。

社区每月召开一次决议会,对微基金使用情况进行监督。 我们给社区的每一笔钱,年底慰问座谈时社区也会晒账单。

建邺区法院工作人员刘凯说,参与共建以来,文体社区的微基金每年花了多少、花在什么地方,全部透明,建邺区法院将持续注资,助力社区共建共治共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