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助养老的道德银行须防时间坏账

首页

2018-10-29

 斯涵涵  养老服务面临老人多,服务人员少的问题。 南京打造“时间银行”互助养老新模式。 志愿者可以“存储”自己的志愿服务时间,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兑换其他志愿者提供的服务,也能兑换物品和现金。 未来全市各个“时间银行”将实现通存通兑,避免“坏账”的出现,运行质量将更加优质完善(12月18日《人民日报》)。   低龄存时间,高龄取服务,时间银行力图解决养老志愿者队伍的扩充和稳定问题。

养老志愿者将自己提供的志愿服务时间存储起来,在年迈需要别人为自己提供服务时,再用这些存储的时间进行兑换以实现互助养老。

此项措施可以充分发挥道德资产的激励作用,引导更多人爱老助老,缓解养老护理队伍人员不足,让好人有好报切实可见,培养人人为我、我为人人的社会氛围,积蓄文明力量,其良好初衷必须予以肯定。   然而,养老时间银行须防止时间坏账。 我们也要看到,这家时间银行并非首创,近年来,全国各地类似的道德银行并不少见,多是开办时热热闹闹,最终效果却难尽如人意。

就以南京为例,目前互助志愿者有5000多人,而南京老年人口总数为万人,与全市需要互助养老服务的人数不成比例。 人们的参与并未达到预期的热度。

可见,时间银行不能只是简单的开设与复制。   时间银行在运行模式上参照商业银行的运作理念,通过相应的存、取规则和激励机制,使志愿者通过累积志愿服务时间,以兑换其他志愿者为自己服务的时间或者获取一定物质回馈。

众所周知,金融银行有一套严格细致的核算体系,对本位币和利息也有非常严格的规定。

而帮助老人之类的好人好事终究属于道德范畴,其量化标准未必严谨,加之道德资产的投资及管理缺乏精细评估等,这些都影响着时间银行的运营与拓展。 在一般情况下,比起实物和现金的激励,志愿者们更看重服务时间的兑换,对时间银行能否长期稳定运行十分关切。 将来能否如约兑现、是否会产生时间坏账、目前时间银行的志愿者同质化程度较高,能提供专业性服务的较少……诸多困惑明显制约了时间银行的发展。

  一言以蔽之,道德储蓄银行储存的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金钱,而是人们由道德表现量化而成的“道德金币”。 将善行具体量化,养老志愿活动可以兑换成未来的购买力或当下的物质,一定程度上可以激励和引导人们聚小善以行大善,但过于货币化、功利化,也会偏离倡导善德、鼓励善行的方向。   尊老助老、无私奉献是传统美德的重要内容,弘扬道德不能止步于简单、物化的较低层次。 建设新型道德系统不能依赖于僵化的固有思维,必须注入源源不断的新鲜活力和不竭动力。

毕竟我们目前正步入老龄化社会,养老问题是一个长期复杂的社会工程,要着眼持续性发展,搭建资源整合共享的平台,逐渐完善时间银行的制度设计,规范志愿者队伍,提供多元化、专业性的志愿服务。

还要力争打破阻碍,实现更大范围内通存通兑,避免产生坏账,让时间银行在浩大的养老工程中发光发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