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晓丹“幸福”的一天

首页

2018-11-11

晨曦徐徐拉开了夜的帷幕,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。 当第一缕晨光穿透薄雾,程晓丹的家里又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早晨。 5月4日早晨6点,家住柞水县盘龙观邸的程晓丹就像往常一样起床了。 匆匆忙忙洗把脸后,把早餐做好凉着,就给瘫痪在床上的丈夫张斌穿衣服,扶到轮椅上坐好,接着给洗脸、喂药,再把凉好的饭一口一口地喂给丈夫。 看着丈夫一口一口地吃着勺子里的饭,程晓丹的思绪回到了2014年10月3日,那个灾难骤然降临的日子。

程晓丹的丈夫张斌是柞水县城关小学的一名体育教师,原本一家人生活得平静而又幸福。 当天,正赶上程晓丹的父亲生日,一家人准备回老家给老人祝寿。

清晨,程晓丹看丈夫还酣睡未醒,就先起床去买菜。

8点多给儿子张依铭打电话让他叫醒爸爸准备出发的时候,孩子才发现父亲生病了,身体抽筋,不能言语,张依铭立即打了120即刻将父亲送到了县人民医院。 到医院紧急抢救半小时后就连忙转到了省人民医院,被诊断为脑梗塞。

在重症监护室住了15天,期间张斌完全昏迷不醒,后来病情渐渐稳定、人慢慢清醒,但是不会说话,右胳膊右腿没有意识,半边身体不受控制。

康复治疗一段时间后,医生建议回家疗养。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,我晚上也还睡得比较安稳。 程晓丹说道。

刚从医院回家,由于张斌意识不清,大小便不能控制,每晚不到一个小时就要换一次垫布。

每当有人问起那段时间的经历,程晓丹眼里含着泪水,总是不愿提起。

最苦难的日子都过去了,现在我觉得挺好。

程晓丹说。 7点30分,程晓丹将家里收拾好,将电视打开,和儿子把张斌扶到沙发上,让他在家中看电视,害怕他摔倒,地上铺上厚厚的大垫子。

娘俩要去上班了。

7点50分,程晓丹来到了柞水县气象局,她是副局长,由于单位人少,她还兼任单位的财务工作。

同事李会军说:虽然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但她从不将情绪带到单位上,工作上总是兢兢业业。

去年上半年由于测报人员少,她除了上行政班,还要去上业务班。

1986年,19岁的程晓丹来到柞水县气象站工作,从此她的生活里出现最多的就是数字、符号和云状电码。

打雷、强降水、冰雹时,人们都往屋里躲,程晓丹却往外冲,保护仪器,测量、记录,编发报文,为了预报的准确率,每一个报告的数字都要精确到。 在别人看来这样的日子枯燥无味,可她一干就是30年。

有人说,像你工作这么长时间的人都不上测报班了。 她回应道,现在测报人员少,且多为新人,我不坚持怎么行?柞水气象观测员一直很缺,只有程晓丹一个是本地人,逢年过节外地同志都想回家,她就主动担起值班任务,年年如此,岁岁同样。

一份耕耘、一份收获,程晓丹曾创地面测报百班无错情37个,先后6次获得中国气象局优秀观测员称号,37次获得陕西省气象局优秀观测员称号,2013年被评为全国最美气象观测员。

中午下班的铃声响起,忙完工作的程晓丹和儿子急匆匆地回到家中,张斌倒在沙发上睡觉。 匆忙忙做饭、喂饭、吃饭。 稍事休息,将张斌放到沙发上看电视,娘俩又去上班了。 来到单位,程晓丹又匆匆地忙了起来,在电话里轻言细语耐心叮嘱外出办业务的同志。 这两年,如果不是儿子,我也难以坚持下来。 程晓丹说,儿子张依铭2013年毕业后,就在家里一边复习考试一般照顾父亲。

父亲瘫痪在床后,家里一下子就没有了顶梁柱,儿子张依铭一下子就长大了懂事了。 父亲在住院治疗期间,经常会出现幻觉,需要24小时守护,避免发生意外情况,白天程晓丹看护,晚上儿子替换妈妈。 疲倦、劳累、心理折磨……娘俩硬是撑过了那段日子。 做饭、洗衣、打扫卫生,儿子张依铭承担了很大一部分家务,这让程晓丹感到欣慰。 下午6点多,程晓丹娘俩回到家后就分头忙活开了。

一个人做饭,一个人给张斌活动肢体。

瘫痪病人最怕长久卧床。 个头不高的程晓丹,要经常搀扶丈夫活动,正好卡在丈夫的腋下。

这么合适的拐杖,就是给你用的。

闻听妻子的玩笑话,张斌高兴得咧开嘴。

严重的脑梗塞后遗症,导致张斌言语功能不能恢复,不会说话。

为能了解丈夫的意图,程晓丹一有空就和丈夫比比划划,时间一长,丈夫想表达什么意思她都知道了。

吃过晚饭,程晓丹和儿子给张斌刷牙洗脸、洗脚擦澡。 做完以后,张依铭将父亲扶到床上躺好。 忙完这些,又在家中收拾一番,已是11点钟了,张斌已经睡着了。 为了让丈夫睡得安稳,程晓丹晚上要起床好几次,给他接小便,帮助他翻身。 为了给丈夫减轻疼痛,只要有空,程晓丹就给丈夫做按摩,疏通血脉。

程晓丹的600多个幸福的一天就是这样度过的。

什么是幸福?程晓丹说:一家人其乐融融,这就是福。

每天能和丈夫说说话,就是幸福!这样的日子,就让人感觉踏实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