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棒槌精神 五十年足迹

首页

2018-10-16

“功”在天时、地利、人和1954年,有名的“老把头”刘兆贤(因膝下无子)在六十岁生日时,收他为徒。

教他放山礼术,严传行规,抬参、觅参、趴参技巧,从此他与“棒槌”(野山参)结上了命缘。 1957年6月(暑假)在红土崖北沟,他首次“开眼”抬了五十七苗大山参,而得名“棒槌童”。 1958年--1961年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,放山的习俗从此冷落下来。

四年间丁立起独自把留过“兆头”的地方觅下27苗百年老棒槌。 1961年8月15日,他同父亲把十二处觅得27苗棒槌,根据师傅传授的方法都移栽在“胡子庙”崖缝里。 (果松与红土崖、三道沟老岭交界处,此处曾是土匪觅过棒槌的地方)。 第一处原种基地从此建立。

山参原种出芽率极低,传说只有鸟食后才出芽。 山参种胚后成熟与园参差异很大,人工催芽是山参育种的难点。

他根据鸟食后成熟的原理做了四十七次实验,偶然用两次低温休眠处理催芽成功。

1965年山参原种芽播成功。 从此确定来了《老棒槌山参》育种目标,攻克了原始种子发育特性难点。 高密度山参护育是集中育种的基础。

山参移栽形体变异是上千年没有解决的难点。

他根据师傅传授,仅能对一个区域、同一形体、年龄做到稳定性不变。

而对不同区域、生境不同。

不同形体、土壤不同。 不同生长期、生理特性不同。

不复合原生境移栽,变异性不同、保苗率不同。 其难点是对每苗棒槌定植前,首先确认品种、原生长地域、生境、土壤结构,生理特征,实施复制技术栽培,就解决了移栽变异问题。 品种稳定性结论为规模化育种提供了技术支撑。

1979年建立了2700苗规模化原种基因库。 集中护育目的是提高繁育率,而野生人参结果很少,原因是生理性成熟与环境因素有关。 原始品种生理性成熟13--15年。

早熟的不是纯种。 用生境调节早熟,其形体特征就发生变异。

因此在定植时,要依据生理特性选择风向、光照、调节花期,提高授粉效果,坐果提高了10倍,实现育种目标。

这项课题,他辛勤了三十五年。

1999年《老棒槌山参》三代稳定性实验达到了新品种要求,2000年申报新品种,2004年通过,2005年授权。 为拯救野生人参奠定了物质技术基础。 天时、地利、人和是老棒槌精神的物质基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