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

首页

2018-10-17

到驻蚌埠原工程兵舟桥第八十三团当兵三年,按理可以休探亲假了。

更何况,参军后的第一个农历年——1979年春节,突遇南方战事,我们在新兵连集训19天就下到老兵连备战,任何人都不能与外界通信,着实让家人过了一个担惊受怕的春节。 “祖母病重,速回。

”1982年初春,大概在农历正月初十的下午,接到老家发来的电报。 已八十岁开外的祖母对我格外亲,也特别支持我参军报国。

有一次,她老人家听到有人讲“好铁不打钉,好汉不当兵”,心中非常气愤,赶到生产大队找到大队长,非要给个说法不可。

你说,看到电报,我能不心急如焚、归心似箭吗?来不及多想,找到王连长、蔡指导员请假,他们好似活菩萨,很快就经过营首长批准了我的请假报告。

来不及多想,连夜赶到火车站,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,买到去南京的车票。

第二天,告别连首长,花7分钱乘坐3站公交车到达火车站,好不容易挤上上午11点多发站的火车。 好家伙!车厢过道里挤得水泄不通,人挨着人,更别说找座位了。 “铿锵、铿锵”……这趟车在当时算得上是快车了,全程站到南京火车站,已是下午5点挂零。 那时,不仅铁路交通欠发达,而且公路运输条件也简陋,车辆破旧、车次奇缺可谓习以为常,回海安老家只有等到次日上午才有为数不多的几趟车。 为了节省几个钱,把长长的旧木椅当床,在南京中央门汽车站候车室将就过夜。

还好,当时人们没有欺穷心理,一夜无人打搅,加之穿了棉衣,带了军大衣,这一夜睡得较为踏实也不觉冷。

第二天上午8点有余,乘上到处钻寒风的长途汽车,一路经南京长江大桥向苏北进发。

由于参军时是乘小舢板经南通市换汽车到镇江乘火车前往蚌埠的,这是首次与南京长江大桥亲密接触,透过车窗望着绵延的桥身、宽阔的江面、涌动的江水,不禁心潮澎湃,为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而欢欣鼓舞。 尽管经六合、到扬州、奔泰州、去海安的328线是省道,但是由于年久失修,坑洼不平随处可见,一路颠簸,下午2点多钟才到达曲塘汽车站。

那时,在农村没有公交车一说,叫个两轮自行车要一毛钱,为了省下这一毛钱,干脆向东步行回到4里开外、阔别已久的家中。 其实,祖母身体硬朗着呢,她老人家依然眼不花,腿不抖,大口吃肉,喝海安牌糯米陈酒,活到九十有五谢世。 到后来才搞清楚,拍电报召我回家原因有二,一是祖母和父母亲思我心切,二是父母亲见我年龄老大不小了,急着托人为我说了一门亲事,于是就吩咐二哥撒了个谎。 回想起来,难怪王连长、蔡指导员在给我交代休假注意事项时流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,原来他们“经验丰富”,也许他们对这一招早就了如指掌了。 这次探亲,祖母和父母亲见我个头长高了,身体变壮实了,终于吃了颗定心丸,当然我也找到了既待人诚恳、吃苦耐劳,又不失幽默风趣、有主见与智慧的对象,收获了美满的爱情。 许多年后,我还跟爱人开玩笑:“你别看小小个头,找个对象比抓小猪还要容易呢!”转眼间,一周假期快满,该为返程操心了。 可谓一路来,还得一路去,返回蚌埠必须乘汽车到南京倒火车,而去南京同样只有上午才有班车。 前一天早晨4点半,骑上咔咔作响的自行车,趁着朦胧的夜色,冒着初春的寒气,到曲塘汽车站排队一个半小时,才购得第二天的南京票。 第二天一早,认识一周的准媳妇骑着自行车送我到了曲塘汽车站,一路再南上,过了南京长江大桥,很快就看到南京中央门汽车站了。 再步行20分钟左右,来到南京火车站。 火车站人山人海,买票的长龙已拖到售票厅外面老远,再挤出几身臭汗,耗时近两个小时后,方才拿到去蚌埠的票。

由于是慢车,只好走上轮船,渡过长江,来到江北的浦口火车站候车。 那时从南京到蚌埠算短途,买不到座位票,从晚上8点多钟上车,一路上依然人满为患,经开开停停、停停开开,到达蚌埠已是第二天凌晨3点多了。

这个行程虽然辛苦,但总体还算顺利,在这以后的探亲路上还遇到过不少小插曲。 有一次,还是凌晨4点半到曲塘汽车站买票,可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轮到我买票的时候,被告知“客满”。

当时,与部队既无固定电话可联系,更无无绳电话这一说,无奈之下,前往曲塘邮电所花一块多钱,给当时的高炮连胡指导员拍去“今日无票,明日返回,盼准”的急电,否则军令如山,不经请示报告而误假是要背处分的。

有几次,因天气太热,车内像火炉,把年幼的闺女闷得中了暑,可怜她呕吐不止,一路迷迷糊糊。 时间的年轮从改革开放之初飞越到40年后的今天,交通变得四通八达,旅途安排变得方便快捷。 如果我从蚌埠到天长市女儿家可乘直达汽车,每日上下午各有一班,逢重大节日可登录微信公众号“蚌埠汽运”、“携程旅行网”,轻点手机屏幕,快速完成订票与付款。

如果我从常住地蚌埠回老家海安市,只需登录“铁路12306”,会轻松自如办完火车选位和付款等手续。

今年6月29日,因给89岁的老岳母祝寿,我就选择乘早上7:22发车的Z163次快客列车,途经南京火车站无须出站即中转D5512次动车,11:03就到达了海安市火车站,不耽误中午吃寿面。

我的探亲旅程尽管是一个小小的缩影,但它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变革昨天。